饶恕的艺术

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: 苹果(iPhone)安卓(Android)安卓国内下载(APK)

饶恕是人生最大的难题,也是人生最重要的功课。饶恕是一件反常的事,因为每一个受害者都会认为报复是应该的。饶恕的作用,就是要化解这个常人认为是合情合理的行动。

作者司密士 (Lewis Smedes) 在他的著作Forgive and Forget中,把饶恕分成四个步骤:伤害、仇恨、康复、和好。让我们逐一讨论。

一、伤害

饶恕別人之前,我们必须先承认自己受了伤害。许多人否认被伤害的事实,不断替对方找藉口,以为可以用“没事”来掩盖心中的苦涩,单凭“只是误会”来了结事情,结果心灵的创伤始终得不到医治。当然,这里指的是无理的伤害,并非应得的惩罚。一般来说,人身攻击的伤害留下的伤痕特别刻骨铭心,而旁人往往低估其中的痛楚。

受害者不但要承认受了伤害,也必须认定谁是伤害者。因为那需要我们饶恕的对象,不是环境(意外是无可避免的),也不是社会的制度(制度是可以改良的),更不是旁人,而是那蓄意伤害我们的人。

二、仇恨

仇恨是自我保护防卫的表现,也是在痛苦中的自然反应。仇恨可以有不同的程度,有时仇恨只是不希望对方胜过自己, 但也可以发展到恨之入骨、势不两立的地步。中国历史中有不少的战争,都是源于几代积聚的仇恨,所谓“有仇不报非君子”。但我们必须明白,仇恨也是威胁我们灵魂的恶兽,我们稍一不慎,它便会跳出樊笼, 在我们心底深处大展身手,使我们心烦意乱,失去控制,甚至坐立不安。岂不知那个我们仇恨愈深的人,正是控制我们愈紧的人!你甘心让他把你掐至窒息吗? 

仇恨与愤怒不同。愤怒告诉我们,我们是有血有肉的活人;仇恨告诉我们,我们是需要接受治疗的病人。

可叹的是,在学习饶恕的过程中,仇恨是必经之路。受害者不但要承认自己受了伤害,更须勇敢面对自己心中的仇恨。 

三、康复

伤害是个人性的,康复也是个人性的。换句话说,康复之路是我们每个人必须亲自举步踏上,他人只可以从旁鼓励及支持,但路仍是需要自己走下去。踏上这一步,可以说是很简单,好像一个小孩子把双手打开,让其中的蝴蝶飞走。但同时也是很复杂的,因为波动的情绪,往往是很大的拦阻,使我们却步。

若要康复,必须先重温受害的往事, 但却是从一个截然不同的角度来看。旧事重提肯定会带来伤感,但这是必须的一步。新的角度容许我们对伤害者有崭新的了解,不是为他们找藉口,而是更深地认识他们的处境、心态及需要。这并不减轻他们当负的责任,而是帮助我们放下自己的有色眼镜,客观的崭新角度可以带来新的应付方法。问题不再是纠缠于对方对你做过什么,斤斤计较下去,而是你如何处理被人侵害的感受。

饶恕是在没有藉口之下,改换角度来看伤害你的人,勇敢面对留下的疤痕,甘心原谅对方。在这过程中,我们必须对人对己诚实,不折不扣地承担心中的伤痛及仇恨,然后转换角度,更新目光,整理脑海的记忆,经历新鲜的感受。

四、和好

曾有人给饶恕作了以下的定义:真正的饶恕是受害者主动把人与人之间的隔膜拆毁,将朋友之间的障碍物除掉,重新恢复和谐的交流。

受害者的和好行动,必须是出自衷心,否则便是自欺欺人。若要和好成功, 伤害者也必须承担自己的责任,明白自己刺伤了受害者的心灵。 

正因在和好的事上,受害者需采取主动,他是不能预料伤害者将会如何反应, 故此和好基本上是一个大冒险。倘若对方不愿意参与,便只有单方面的饶恕。这虽然不是完满喜剧收场,甚至看来好像是自讨没趣,但仍然是一个自我释放的解脱。

概括来说,伤害可说是刺耳的吵声, 有如不同乐器争先恐后要自我突出;痛恨则是低音的长叹,间中插着咬牙切齿的尖声;康复是小提琴的独奏,节律缓慢又抒情;和好当然是交响乐的合奏,是听众洗耳恭听久待的表演。

名作家杏林子说得好:“很多时候,荆棘原是我们自己栽种在心中的,什么时候你能勘破是非恩怨,自然觉得心平气和, 海阔天空。” 

 

作者简介:杨世礼来自香港,现在温尼泊作专科医生。

 

第47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