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网络游戏中 成长起来的 一代中国青年

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: 苹果(iPhone)安卓(Android)安卓国内下载(APK)

要问当代中国什么行业最火,网络游戏行业将毫无疑问摘取头名。在全球经济不景气,众多行业处于萧条、减员的大背景下,网络游戏竟然一枝独秀,成为金融危机下少数逆势发展的产业之一。年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增长率足以使它傲视群雄, 中国的网络游戏产业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引人注目的产业。

为了解当前中国青少年玩电脑遊戏的状况,中国社会调查所今年初在中国部分城市进行了一次问卷调查,结果显示,玩电脑遊戏已经成为广大青少年学生的主要娱乐方式。89%的被访者经常玩电脑遊戏,只有少部分青少年表示不玩,其中女孩占多数。调查同时显示,50%的被访者每天都玩电子遊戏,36%的人每周至少玩3 天,只有14%的人每周遊戏少于3天。

在问到“玩电脑遊戏时什么样的遊戏情节最吸引你”时,有63%的被访者认为带有暴力打斗情节和成人内容的遊戏最有吸引力。据了解,目前出现在市场及网际网路上的遊戏,约有80%是进口的。许多遊戏中充斥著暴力、色情等内容。

电脑游戏的特征一是强调人与机器之间的互动关系;二是强调对现实世界或思维世界的模拟。从1952年首个简单的电子游戏面世以来,电脑游戏从简单到复杂,越来越精致,越来越刺激。目前的网络游戏,已经超越了人机互动,发展到了人人互动,游戏玩家越来越多,市场越来越大,已经成为一个利润极为丰厚的重要产业。

但是,凡事都有正反两方面,在电脑游戏创造出越来越多的市场价值的同时, 人们也对它的发展方向越来越感到忧虑。因为人们看到,网络游戏的负面作用越来越明显。在中国,网络游戏玩家逾八成为心智尚未成熟的青少年,而他们更容易成为网络游戏的俘虏,沉溺其中不能自拔。

世界上有些东西会叫人欲罢不能,吸毒能上瘾,赌博能上瘾,抽烟能上瘾,网络游戏也能上瘾。“让产品抓住顾客的心”是现代营销学的一个响亮口号。网络游戏的设计理念就是让游戏紧紧抓住玩家的心,就是要“引人上瘾”,让玩家的心灵脱离现实世界,进入一种虚幻、迷幻的世界,或者寻求一种破坏和毁灭的快感。所以网络游戏的名字多带有“魔”字。《魔兽世界》,《毁灭战士(DOOM)》。玩家一旦进入这个虚拟世界,就可以随意担任自己梦想的角色,可以从一名黑帮小卒做起, 运用各种手段荣升为“帮主”;也可以扮作神通广大的美女征服世界。这种虚拟的对抗征服对心智尚未成熟的青少年具有致命的诱惑力,一旦玩上瘾,就和吸毒上瘾没有什么区别,而这种效果正是网络游戏设计者所刻意追求的。

2004年12月27日,13岁的张潇艺在网吧连续上网36小时后,从24层的高楼顶部飞身跃下。张潇艺在他留下的一份总共4页的遗书中写道:“我崇拜的是SHE、守望者,他们让我享受到了一种快乐的感觉。我有三个知心朋友——大第安、泰兰德、复仇天神。” 张潇艺提到的“大第安”、“泰兰德 ”、“复仇天神”都是《魔兽争霸》中的人物。“守望者”是一个种族中的英雄,也是张潇艺在游戏中的虚拟角色。在遗书中,张潇艺流露出对网络外的自己的失望,他称自己是“垃圾” 。张潇艺还写有一本长达8万字的游戏笔记, 并取名为《守望者传》。可以看出,生前张潇艺已将自己化身为游戏中的角色,他甚至留下遗言,希望同学玩游戏时能想起他。

据张潇艺的父母说,他生前至少一年的时间一直沉溺于这款游戏。后经医学鉴定, 张潇艺患有严重的“网络成瘾综合症”。

在中国,许多沉溺于网络游戏的孩子的父母、教育工作者、社会工作者一再呼吁,规范网络游戏市场,救救青少年,然而效果甚微。对于以追求GDP 增长率为唯一目标的官员和经济学家来说,这是一个充满巨大潜力的市场,不仅不能限制,反而应该大力开发。

据最新的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显示,到2009 年6月,中国网民网络游戏用户已经达到2.17亿人,较2008年底增长3000万人。中国网络游戏市场规模在2001年仅为3.1亿元人民币,2002年已飙至9.1亿元人民币;2004年,则达到近20亿元,对电信、IT等行业间接贡献达180亿元之巨;以此推算,2008年中国网络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为183.8亿元,同比07年增长了76.6% ,对电信、IT等行业间接贡献则应高达1654.2亿元。目前已经有10家网游公司在海外上市。

但是,无论增长率多么高,数字多么大,都无法掩盖网络游戏是一个尴尬行业的现实。一位资深业内人士承认:“玩,并不创造价值,只是价值转移,只是大家的闲钱的一部分用在里头养几个企业,创造价值还得靠正正经经地生产!” 在这个意义上, 网络游戏行业和赌博行业的性质是相同或相近的。尽管这些行业能够带来可观的收益,但是任何一个政府都不会任其泛滥。追求GDP增长不能以损害青少年身心健康为代价。当越来越多的青少年通宵达旦地泡网吧,成为“网游瘾君子”,荒废青春,荒废学业,其中不少人可能就此堕落下去,甚至付上生命的代价,对中国未来造成的消极影响不可低估,因此,有必要对其发展加以限制。

作者简介: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,中国人民大学应用语言学硕士, 多伦多大学理论语言学硕士,东亚史博士。曾在美国任访问教授, 目前在多伦多大学从事教学研究工作。

 

 

 

第47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