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讲述那年的故事

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: 苹果(iPhone)安卓(Android)安卓国内下载(APK)

How We Will Tell Our Stories about 2020

文图 / 王虹

 

我很喜欢我的新邻居,他们是来自中国的新移民,有着两个可爱的小男孩,弟弟小麦和哥哥小文。我们经常就在门口车道上聊天,看他们的小玩具,听他们讲新学校的事情。

然后,2020年春天的一天,我大白天看到弟兄俩在路边玩,就问他们:“没有去上学吗?”,小文说:“没有”,我问:“为什么?” 小麦抢着说:“因为疫情啊!” 我的心当时就沉了一下,从这么幼小的孩子嘴里说出来疫情两个字,让孩子甚至连学都不能去上的疫情,是何等可怕的东西。那个时候好像学校还没有停下来,但很多父母已经开始忧心忡忡了。我问孩子们:“想同学吗?两人一起说:“想!” 我又问:“想老师吗?”兄弟俩又一起点头说:“想!”,我看到小麦的表情有一点儿寂寥。我知道他很喜欢他的新学校和新老师。

这场疫情就这么着滚着一卷巨大的地毯在地球上铺开,每人都束手无策,无可奈何。任凭它不停地滚着,所到之处,人们恐之不及,防不胜防。每天令人惊心胆颤的数字,每天耸人听闻的标题,听到人们打招呼,都成了:“今天多少病例?”

六月底的一天,我从家里的窗户上看到小麦站在他家的车道上东张西望,过了一会儿,看见他还在那里,温尼泊夏日的太阳晒在他的小脸蛋上。再过了一会儿,他还傻傻地站在那里,我出门喊小麦:“你在干嘛呢?”他一边眼睛瞅着路上,一边回答我:“等老师!” 等老师?我也不明白,就站在我家车道上陪小麦等老师。这时我看到有些人家的车道上也出来了一些孩子,有些父母也出来了。

又过了好一会儿,看见孩子们都在欢呼着招手,结果是一大队小汽车从远处慢慢开了过来,车身上都装饰有不同的画和字,是附近一所小学的老师们,他们都探出头来,满脸都是灿烂的笑容,小汽车队过去了又有一大队自行车,老师们把车子上挂了小熊和气球等装饰,一起欢笑着向小朋友们挥着手,大喊着“暑假快乐!” 看着小文小麦还有爸爸一起那么高兴地向老师招手,我的心全都融化了。

有位洋人朋友说起2020年,说这一年的故事会让我们跟后代讲好久好久。我就想,我将来会给孙辈们讲些什么故事呢?我当然会讲,那个时候,孩子们去不了学校,只好在家里上课,也会讲,老师们在学校附近一条路一条路地走,向孩子们祝福暑假快乐,说 See You Soon, 也许他们也没有想到暑假过后还是去不了学校。

然而我最想讲的是,老师们在祝福孩子们的时候,没有忘记画了好大的一幅画贴在车上,画中是一条美丽的彩虹挂在天上,箭头向上指的字是:“Keep Your Head Up High!” 保持你的头高昂!

2020年还有很多故事可以讲,比如,2020年的圣诞节前夕,一家生意惨淡的意大利餐馆里来了四位客人吃饭,吃完以后,在二百元钱的餐费上,加了五千元小费,这位服务生是护理系第一年学生,她感恩地说,这笔钱将帮助她继续上大学的费用;再比如,德州一位警察抓到一名无家可归的妇女偷商店的东西,警察把偷的东西拍了照,却没有把她带回警察局,而是返回店里为她付了款;就连我们自己社区的社交媒体上,也常常有人贴出来这样的帖子:“我愿意免费帮老人去商店取物,需要请联系”;“我做了很多布口罩给大家,免费赠送”;“咱们街道周六可不可以每家把窗户装饰一下,让走过的人感受到爱”,等等。

2020年有很多悲伤的故事,可是我想给我的后代也讲述一些忍耐的故事,等候的故事,希望的故事,还有Keep our head up high 的故事。

OLYMPUS DIGITAL CAMERA
OLYMPUS DIGITAL CAMER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