闲读《川园子》

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: 苹果(iPhone)安卓(Android)安卓国内下载(APK)

宅家闲读作者谢伟的<<川园子>>,一本描写川派园林的随笔力作。

此书的特点已在园林理论专家林舒强的<<当川派园林巧遇这样一个人(代序)>>中有交待。

很能吊起兴趣让人一读、让人回味的好书。书中定义成都园林为川派园林的代表。成都园林,多少也算知道的, 曾经在四川师范大学生物系任教, 教两门课,其中一门就是<<园林欣赏和设计>>(另一门是<<植物生理学>>),自然有选点、带学生参观园林的经历。(再早,曾经也在南京农业大学园艺系任教,对江南园林,比如苏州的,怕也算知道的,去过的)。 此书,多少也算是曾经的专业书相关的了(确实, 作者不光懂得园林的知识和技巧,在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、美学方面的修养也是很深)。

不过,读此书不完全仅仅是读专业书的角度, 是读文、读园、读家乡多角度被俘虏跌落进书中的, 就像跌落进色香味俱全的川菜美食中。

对我来说, 书中写新繁东湖一篇是最能扯住我心怀的亮点,挑起了对家乡的念想和骄傲。 成都市新都区新繁是距离成都18公里、起始于公元前800多年(比成都建城还早400多年)、繁荣富足有“川西碧玉,西蜀膏腴”美称的小镇, 我就是新繁长大的,住在北街34号的铺板街男孩。小镇新繁文化厚实,许多有名的,人和物~比如,东汉学者、教育家任末,唐代宰相李德裕、王安石之父王益,宋代龙图阁大学士梅挚、元代宰相张惠,清代著名思想家费密,以及当代文豪艾芜等等;又比如,新繁泡菜、棕编、川芎等等。不过,成都园林的太祖、建于唐代的新繁东湖更是翘楚, 是我国唯一保存完好的唐代私家园林, 比“园林之城”苏州现存的所有园林历史都更早(苏州沧浪亭建于北宋)。 这种“唯一”虽然可能许多外乡人并不知道, 但对新繁人来说, 不能不激荡起对家乡的骄傲。

关于东湖的记忆, 那是太多了, 从小就在那里玩大的, 山上山下、亭台楼阁伙伴们打游击乱跑,白鹤林听鸟声, 夏日傍晚看昙花开,冬日赏梅, 坐茶馆聊天,溪水边和朋友谈“理想”;每年春节那天,注定是人头攒动; 可能主要景点都是照过相的~比如, 至少图中那三折曲桥(小时候我们叫它“三弯九倒拐”)上是照过的,还有初中毕业时,全班人就是在东湖园里照相一下午。许多美好回忆。 只是, 在我们年轻贫困时代, 并不曾意识到, 我们的记忆和历史如此悠远、厚重的全国“唯一”紧紧相关。

图/文 月冰